当前位置:湛江党史网 > 史海集萃 > >正文

忆父亲沈斌革命生涯二三事

作者:沈泽华   来源:湛江党史网   发稿时间:2013-03-15 16:07:45    评论:
  

  

忆父亲沈斌革命生涯二三事

沈泽华


中共高雷地委书记沈斌(沈泽华 供)

 

湛江党史网讯(图文/沈泽华)我的父亲沈斌,1914年出生于湛江市东海岛西山村的一家农户。1939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解放前,历任中共遂溪县特派员、海康县特派员、雷州第二特派员、遂溪中心县委副书记、雷州工委副书记、高雷地委书记、雷州地委书记、粤桂边纵队第二支队政委;解放后,历任湛江市副市长、广东省建工局副局长、广东省地震局副局长等,离休后享受副部级待遇。

小时候,我过着孤儿一样的生活。我不理解父亲所做的一切,非常讨厌我的父亲。渐渐长大后,我才渐渐地理解我的父亲,懂得了我的父亲。虽然父亲已逝去16年了,但我对他的怀念却越来越深……

国家改革开放后,在市场经济的热潮中,一些掌权的当官者,经不起金钱的诱惑,沦为“贪官”。父亲始终廉洁奉公,自重自爱,时刻保持着一个共产党员的优良品质,时刻保持着一个共产党员的优秀人格!

一、以党为重,任人唯贤

解放初期,父亲曾任湛江市副市长,掌握一定的实权。我的叔叔在农村当农民,他知道哥哥当副市长后,就来找哥哥想讨一份工作。当时湛江刚解放,非常缺乏干部,只要父亲开口,叔叔就会找到很好的工作。但父亲不绐叔叔安排工作,他劝叔叔回家当农民。他说:“你不会打枪,又不会抓笔,家里解放了又分了田地,你还是回家当农民好。”我叔叔到死还是一个朴实的农民。当时还有我姑姑和其他亲人找我父亲要工作,都被父亲全部拒绝了。

     父亲当副市长期间,从来没有提拔过一个亲信当官。在战争年代与他出生入死的连长、团长,也只不过是当股长、科长,对他最忠诚的警卫员沈时升也只是安排到港务局守仓库。

二、忠党爱党,蒙冤负辱

父亲大约当了一年左右的副市长,就被一冤假错案牵连。解放前,父亲曾委派严雪、陈义侠等人到海南联系工作。当时由于通讯设备非常缺乏,联系手段又非常有限,海南地方党组织在没有经过充分调查的情况下,便认定严雪等人是国民党特务而将他们杀害,制造了一起严重冤假错案。由于严雪等人曾在广东南路跟随我父亲工作过一段时间,在严刑审讯中,他们被逼承认是我父亲派去海南的国民党“特务”。全国解放初期,海南方面便将我父亲委派“特务”去海南的材料上报中共中央华南分局。1951年下半年,父亲马上被送到华南分局党校接受审查。虽然父亲坚决否认,但还是被定为严重政治嫌疑,并停止了党籍。后来父亲就背着没有党籍的黑锅回到湛江,但不是当副市长,而是作为普通的工作人员被派到广东信宜搞土改。1952年“三反”期间,父亲又被当作“老运动员”关到广东省公安“新生公学”审查,当了半年“老虎”(坐牢)。在当“老虎”期间,父亲当班长,积极劳动,带头学习,扫厕所、喂猪养牛,什么脏活累活都埋头苦干。监友们都敬佩地问他:为什么来到这里?为什么还这么卖力干活?他说:“是党需要我到这里,到哪里我都要认真把工作做好。”在父亲的心目中,就算把他判刑或枪毙,他也会认为是党的需要,他也会喊“共产党万岁”!

后来,冤假错案被评反,父亲出监狱后被华南分局评为“优秀党员”。这时,正遇上国家干部从供给制转为评薪级制,按在任职务进行定级。父亲刚出监无职无权暂定为14级,被调到广东省建工局当办公室主任,当处级使用。过去与他平级的战友都被评为了11或者12级,都是局级。父亲从来不计较自己的职务和级别,对被冤枉坐牢和降级使用,他一直到去世,从来没有半点怨言。

三、廉洁奉公,一世清贫

在20世纪30年代,父亲在村中的南园小学教书,在当时贫困落后的农村,收入算可观。但他接受革命道理和马列主义教育后,便放弃了那种安乐的生活,变卖家产,带上所有的钱财走上革命道路。爷爷多次劝阻都未能说服他。他认定革命这条道路,不顾全家被国民党杀害的危险,从不后悔,永不回头!

父亲生前,非常受湛江地区干部和群众的尊重和爱戴。当时来访的干部群众特别多,来者都是带一些鸡鸭、蕃薯、芋头等农副产品,父亲都是高兴地接收,并将这些东西当场理好与大家一起吃用,走时按市价折算,并付上路费交给来访者,亲自送他们上车。每天中午他都没有时间午睡,但他从没有怨言。由于来访者特别多,我们家的接待工作比招待所还忙,所以我们家请两个保姆专职煮饭、炒菜接待客人。

20世纪80年代,父亲帮助一家公司解决了200万美元拿到海南做生意,他们就挣了1000多万元人民币。有一次父亲出差回到湛江,住在霞山宾馆。该公司经理用大麻包袋装满一袋人民币(据说有35万元)送到霞山宾馆报答我父亲,父亲坚决不要。当时我在旁边开玩笑说:“爸爸你不要我要,我不怕。”他批评我说:“傻孩子,钱可以用完,但人格是用不完的。”父亲就是这样保持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党性,一个共产党员的人格!

父亲生前对战友,对乡亲非常慷慨大方,但对自己非常节俭,非常清苦。有一次外宾来访,上级通知父亲到机场接机。父亲把全家的衣柜和箱子都翻了个底朝天,也找不到一件像样的衣服去接外宾,只有一件最“衿贵”的竹纱短袖衫。当时是十一月天,父亲穿着短袖竹纱衫,顶着剌骨的北风阵阵发抖。外宾下了飞机,见到父亲只穿着单薄的短袖衫来迎接他,拍拍父亲的肩膀,竖起大拇指说:“你身体好!”谁都不知道父亲当时已冻得全身发青,回家当晚就发起高烧。更使我难忘的是在父亲过世时,也找不到一件像样的衣服给他穿着开追悼会。后来还是工作单位拿了300元到制衣店赶做了一套中山装。父亲,一个享受副部级待遇的老干部就这样穿着一生最好的,由单位特做的中山装告别了我们。父亲过世后,银行存折里只有50元,我们兄妹分遗产时我只分到他一套破旧的中山装。

四、严于律己,宽厚待人

父亲生我们兄妹六人,他对我们兄妹要求特别严。他总是把我们放到工作最艰苦,工资最低的地方去。我弟弟沈怡当时在广州某厂工作,该厂时任党委书记是父亲的战友,他想培养沈怡,便把沈怡调到办公室工作。父亲知道后,马上打电话给那位书记,要他多给机会给沈怡锻炼,立即放回车间参加艰苦劳动。

但是,父亲对同事或部下非常关心,有求必应。在当省地震局副局长时,有一位秘书妻子在农村,曾多次要求我父亲把他妻子搞入该局工作。作为一名农村妇女,不符合招工条件,要搞到该局工作,谈何容易!但父亲为了解决部下夫妻两地分居,对此事非常记挂并到处想办法,还是把这位秘书妻子安排到了该局工作,所有同志都赞扬我父亲是好局长。我是国家干部,我要求父亲把我调到该局工作,他批评我说:“你一无技术,二无特长,你调来干什么?”我只好在原单位一直工作到退休。

1973年.我在湛江市解放西路边买了一块150平方米的地准备用来建房子。当时材料都买齐了,我向父亲征求意见如何盖房子。父亲知道后大发脾气批评我:“我们是无产阶级,不应该占有私人财产。人有了财产就会变质,党就会变修。”他还发动许多老同志如单眼黄,沈妈才,沈时诚等人来批评我。在巨大的压力下,我的房子也泡了汤。

刚改革开放时,父亲的好战友黄某在某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任总经理。当时他要进口几百台汽车。他对我说:“永逸(我的小名),我让100台汽车给你卖,你每台挣1万元,就可以挣得100万;每台挣5万元,就可以挣500万元。”有钱挣,我马上可以变成百万富翁,我当然高兴。黄总经理帮我发财,他也感到高兴。他马上用电话将这个好消息告知我父亲。父亲马上批评他的老战友:“不能让孩子发财,孩子有了钱就会忘记了艰苦奋斗,就埋没了前途。”结果我的发财美梦也破灭了。失去了一个好机会,很难会有第二次机会。我虽然至今还未碰上发财机会,但我还是为我有一个真正共产党员的父亲而骄傲!

父亲革命一生,清正廉洁,克己奉公,为党的革命和建设事业奉献了毕生精力,体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崇高品和高尚人格。正如他的老战友黄其江(原粤桂边地委书记、广东省高教局副局长)在“怀念沈斌同志”的悼词中所写的:

为党尽忠, 坚贞不二;

为民尽孝, 矢志不移;

刚直不阿, 一身正气;

廉洁奉公, 两袖清风;

   处事严谨, 光明磊落;

 待人宽厚, 虚怀若谷。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本文已被阅读过 次,最近七天 次,今日 次。

相关新闻

讨论区 已有个网友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本文评论